藝術中國

中國網

棲居“荷”處 — 于躍作品展

棲居“荷”處 — 于躍作品展

時間:   2019-10-23 11:30:53    |   來源:    藝術中國
展訊 >

展覽海報

展覽名稱:棲居“荷”處 — 于躍作品展

策展人:葛玉君

開幕酒會:2019年11月9日(周六)下午3:00

展覽時間:2019年11月1日 - 11月30日(周二-周日10:30 - 18:00,周一閉館)

展覽地點:ICI LABAS 藝棧,798東街藝術區#D10

已亥記荷 之三 紙本水墨 132X33cm 2019

海德格爾提出“詩意的棲居”用來反思技術的發展對自然的破壞與人性的扭曲,無疑更是對當下行色匆匆的人類所存在的意義的追問。科技的發展、都市的興起、全球化之網在帶來進步的同時,也將人與世界、人與人置于一種所謂的技術關系的壓迫之間,即連根拔起又似乎無處遁形,在這種情形下,精神究竟棲居“何”處?如何安放?

獨觀-之二十二-紙本設色-24X22cm-2019

走進于躍先生的作品,迎面撲來的一種強烈的感受,這一訊息既非來自他的繪畫技術、語言及其對題材的選取,而是畫面背后所傳遞出的那種氣息與深意。首先,在我個人看來,“棲居荷處”是于躍先生的一種選擇。他的繪畫與其說是一種對傳統美學、筆墨語言淋漓盡致的發揮,不如說是一種對當代社會都市人生命體驗的反思,一種焦灼狀態下精神的安放之旅……

獨觀-之六-紙本設色-24X22cm-2019

滌風-之一-紙本水墨-66X44.5cm-2018

獨觀-之二十一紙本設色-24X22cm-2019

在于躍老師的創作中,“荷”是他一直以來訴諸表達的對象。所謂君子如荷,清漣而出。“荷”在傳統文化中常寓指品性高潔,同時與“和”同音,便有和平、和諧之意,荷的形象多見于文人墨客詠頌、繪畫之作及佛門之中。宋代周敦頤就有“蓮,花之君子者也”;繪畫中,前有八大山人的《河上花卷》中倔強傲慢,清香自遠、儻漭恣意的群荷,后有齊白石《和平萬年》里樸潔純凈的荷花,寓意以和為貴、和平萬年;佛經里,《四十二章經》曾道:“我為沙門,處于濁世,當如蓮花,不為污染”……在我個人看來,于躍老師的創作一方面存在著一種自我與“荷”之精神的轉譯,在對荷的描繪中,在與荷的互為主體的創作過程中,同時完成的則是兩者相互塑造的過程;其二,對于“荷”的題材的選取,無疑從另外意義上顯露出于躍先生溫潤外表下所隱藏的一份篤定之情。我們知道,當下很多水墨創作,為了避免與前人沖突,往往選取各種新的繪畫題材,一方面意為“創新”,另一方面則更容易出效果(因為沒有可比照的對象)。而荷則是歷代藝術家皆喜愛的主題,對荷的選取則意味著給自己創造一個新的難題。不過在我個人看來,于躍先生的荷花有其更為獨特的地方。

獨觀-之十四-紙本設色-24X22cm-2019

獨觀-之十六-紙本設色-24X22cm-2019

獨觀-之一-紙本設色-24X22cm-2019

他的荷花多為沒骨畫法,采取暈染浸漬的方法,而尤為重要的是,藝術家在待干的過程中進行邊緣線的勾勒,因而我們看到他對花瓣輪廓的處理,既有一種時斷時續、時隱時現的柔美之感,又有一種氣韻貫通的陽剛之氣。而在花蕊的處理上,則用重墨點出,創造出一種新的范式。因而與輕柔和美、水潤飄逸畫面形成一種輕重、生動的關系。形成所謂的一種“于家樣”。而這些密集性的墨點與舒朗、淡然之間所構成的強烈的對比關系,似乎也展示出當下人與人所處語境的一種緊張關聯。于躍的作品正是在這樣一種范式的引導下,通過對“物”的探討延展了“人”的價值,從而觀者可由眼前荷之意象景觀,進入背后無窮的精神空間。

朱色山水之二  紙本設色 66X33cm 2018

朱色山水之六  紙本設色 66X33cm 2018

其次,“遁入山林”則是于躍選擇精神安頓的另外一種方式,于躍的山水畫創作可謂與同時代藝術家拉開非常大的差距。首先,他的創作,以色代墨,采取一種將紅色作為主色調的方法。這種紅色也并非傳統中國畫色系當中的紅,而是采取一種日本燒結顏料——水干色,來代替朱砂,這種顏料可以反復積墨,而朱砂很難做到。在繪畫的過程當中,將這種紅色進行不同明度的調配,換言之,運用同一種色彩的不同的明度進行畫面的處理。在這個過程中,水墨的那種濃淡干濕、筆幽意遠之意淋漓盡致。

云出龍淵 紙本設色-34X29.5cm-2019

云起松風 紙本設色-34X29.5cm-2019

整幅畫面采取層層積染之法,厚重而不沉悶。他的山水整體面貌有北派山水的雄強霸悍之氣。同時,明顯加入了一些具有地域性特征的山水景觀(如《山河萬古圖》等)。在構圖方面將傳統布局進行調整改造,山石、云氣、溪水、樹林交相輝映,具有濃郁的音樂節奏感。尤其讓我感觸頗深的是,他的小品《云出龍淵》《云起松風》等,那種處于一角的山林與繚繞的云氣所構成的一種失衡的感覺,再度隱含了藝術家對現實生命狀態的表達……

云鎖孤峰---紙本設色-34X29.5cm-2019

無疑,于躍的藝術創作嵌入深厚傳統本根性的文化基因,看似棲居荷處、遁入山林,然而從另外一種意義上,則又正是對當下生活的一種反思式體驗。這種體驗的注入無疑使得于躍的創作在風格樣式上遠離當下,然而他所表達的思想則同頻于整個時代語境,進而形成一種“有效”的介入社會,反思自我,重塑傳統的方式。

葛玉君  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 碩士生導師

2019年10月15日晨起

 

 

 


棲居“荷”處 — 于躍作品展
SEO综合查询_SEO优化查询_站长SEO批量查询_网站排名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