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異者藝也“——大澤人新作展

"異者藝也“——大澤人新作展

時間:   2019-10-29 09:44:22    |   來源:    藝術中國
展訊 >

展覽海報

展覽名稱:異者藝也——大澤人新作展

展覽時間:2019年11月2日-11月24日

開幕日期:2019年11月2日 下午三時

展覽地點:北京798百雅軒藝術中心

藝術家簡歷

藝術家大澤人(王慶祥)

大澤人(王慶祥),山東萊州人,當代表現主義藝術家。紐約和北京兩地有工作室。其作品既洋溢著濃烈的故國情懷,又充分體現對西方現當代藝術重大成就敬重有加。評論界認為他是結合中國傳統藝術元素和表現主義觀念的一個代表性人物。

大澤人善于激情用筆,特別是書法用筆,以及敏感的用色。畫風有時粗獷,奔放,稚拙,變形生猛,有時簡約,細膩,抒情。大澤人主張“異者藝也,大異者大藝也,無異不足以言藝也。”

大澤人的作品曾在美國,中國,臺灣等地重要畫廊,藝術館,博物館展覽,其中包括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紐約新藝術中心,哈德遜國際當代藝術中心,臺灣國父紀念館等。其作品還曾多次參加著名國際博覽會。大澤人經常應邀赴各地高等院校演講,如哈佛大學,圣約翰大學,魏瑪學院,加州大學(北嶺),中央美院,清華大學,中國藝術研究院等。

大澤人多次接受電視采訪,如美國SINOVISION電視臺《紐約會客室》,中央電視臺,中國教育電視臺,山東衛視等。

評論選粹

在文化氣質與文化思想上,大澤人是接續“五四”新文化精神的當代思想者與實踐者,是新藝術形式和語言的不倦探索者。他從百年來的文化思潮中吸收了精神資源和觀念啟迪,并以理性的態度,清醒的心智,在直面藝術時,放棄了虛幻空洞與無意義的狹隘文化心理,他以自己的藝術參與了整個時代性的突破與變革。因而他的作品成為當代藝術的一個重要存在。而且,他的藝術實踐在實際上與當代藝術的某種“走勢”構成了巨大的反差。在特立獨行的背后,我們看到的是文化的沉淀和廣采博征,以及由此產生的厚積薄發。一切都具有啟示性和開風氣之先的意義。

大澤人的水墨藝術在整體上煥發出一種對歷史文化,對天地造化,對生命,人性的感悟和領會。在對此深入探索與發掘中,使他的藝術得以在純粹藝術的意義上走近藝術的本質和規律,人性的本質和規律,文化的本質和規律,得以直接在純粹的意義上豐富我們的審美經驗,因為我們在大澤人的作品中沒有看到對時尚與潮流的趨附,而是對人與歷史,人與文化,人與自然,人與精神的把握與表現。而現實感與現代意識都更深的埋藏在這一切的內部。畫家憑借自己的智慧和敏感開掘了它,并讓它在作品中噴涌而出。

美術史永遠,而且可以,甚至必須重寫。在這種重寫中揭示隱而不見的深層意義。在理念上有新的推進,使之煥發出新的生命力,并在高層次上與人類精神溝通,應是理所當然的。而大澤人的藝術正在于這種“美術史”意義上的刷新與書寫。

其真正的意義,不在于表面的筆墨放縱和汪洋恣肆,而在于打破舊有的藝術藩籬,并從中揭示現代人對世界的感受和現代人的心靈圖景。大澤人在這一過程中,憑借著自身的潛質,也憑借著形而上對藝術的作用,建立了一個非現實的,逼近藝術本質的,極具精神意義的審美時空。(徐恩存)

 大澤人(王慶祥)能夠廣泛涉獵,覽華而食實,棄邪而采正,博精群法,極諸家之致,開創了一個無拘無束的自我天地。在他的作品中確有一種桀驁不羈的狂野氣勢,天馬行空,痛哉快哉。書寫時以性靈之所鐘,意氣盡發,手隨意運,筆與手會,求天然絕逸,得天姿雄勁,其作應言而新。(楊悅浦)

大澤人(王慶祥)的水墨藝術與眾不同的特色,是有著獨特的美學理論的支撐。他諳熟中西古今的文學理論,他的美學主張汲取了中國古典哲學、文學、繪畫、書法理論的資源,同時借鑒了西方現代主義的藝術觀念,吸收了中外民間藝術的審美趣味,帶有融會東西方文化的后現代主義折中傾向,他個性鮮明的辯證思維方式尤其富于獨創性和啟示性。(王鏞)

  畫無技必不能成畫,然畫僅止于技則絕非藝術,它必由情來加以點化,畫由情生,境由情出。生育的所由,即情也,故WANG之畫作多生于情,情深情烈,則畫兒出。于我同道頗有啟示也。

大澤人在實踐其“異者藝也”的宣言中,己面清楚,風標獨異。站在蕓蕓眾生的大隊之中,能立認其“WANG牌”,它黑白化合,文野相生,土洋交融,雄簡質樸,納外來于傳統,化平淡為奇崛,演示出一種新的美學趨向,且不廢筆墨,此陌生化的異相異品,得之巧,亦得之妙焉。(謝春彥)

大澤人的畫造型有特殊性,有一種豪邁之情、忠厚之情、敦厚之情、有一種鄉土氣息。他的繪畫古今中外兼之。他在運用古代文字、圖式、筆法、黑白關系、虛實關系、意象等方面做了很多思考。他解決了一個問題,即傳統筆墨和現代結構相結合。他在海外,沒有丟掉中國文化,又吸收了西方藝術文化修養。他的繪畫耐人尋味,他豐富了中國文化,他創造了中國文化,是海外畫家中的又一個奇兵。(劉曦林)

當代藝術要趨向人類大一體、大宇宙,又要保持民族性,保持個性。這是融匯基礎上創造出來的新的個性。可以概括為六個字:融創、破繭、構成。大澤人的藝術為我的這個理論提供了一個樣本。他走遍了全球,融匯了很多養分,但他又是獨創的,他的創作跟別人很不一樣。他創造了自己的語言,自己的繪畫,自己的個性。

大澤人已經形成自己的風格了。比如他的山水,一看就和黃賓虹不一樣。他吸收了一些西方的構成、符號,各種版畫的語言,融匯到他的畫里。他創造了一種過去從未見到過的的畫種。他敢于破繭。(翟墨)

 大澤人不受中國傳統繪畫的束縛,不受筆墨模式的約束,努力用很個性的語言來表達感情,畫來隨意、自由,是溝通了東西方繪畫的個性創造。他的具有東方情調的表現性繪畫,給我們美感,也給我們不少藝術上的啟迪。

大澤人的畫很有新意。他是不同于傳統,不同于其他畫家的獨特的創造。他畫自己心中的意境,講自己的想法。他是學文學的,所以畫里的內容很豐富。他又吸收了西方的藝術文化,但他是經過咀嚼的,再表現到畫面上,所以看不出任何西方畫家的影子。我覺得大澤人比較特殊。這一點很不容易。

現在很多畫家,你看他的畫,一眼就看出很多影子。某個畫家,某個作品什么的。大澤人是溶解了,咀嚼了,表現了你自己所要表現的東西,這一點,我覺得與眾不同。(奚靜之)

大澤人的繪畫是藝術創作的最貼近、最純正的繪畫。他把繪畫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和他的學問互相促進。我就這樣生活,我就這樣生存,我就這樣看世界。(水天中)

大澤人的繪畫給我的最強烈的印象是:有膽。這個“膽”后面也透著他的“法”。中西的結合和傳統筆墨,現代精神。他的畫好就好在自由,是心靈的畫。有中國文化的根。不象很多人到外國去,被包圍了,被吃掉了,投降了。你沒有。你依舊依戀故土,依戀大澤山,沒有丟掉民族繪畫這個根。(楊庚新)

大澤人繪畫的神秘感不僅源自他選擇的抽象形式,而且還源自他優美而又精妙的用色。現代抽象大師米羅曾說:“我斟酌色彩,就象詩人遣詞作詩,就象音樂家用音符譜曲。”大澤人用色或完全不用,同樣使人聯想到他的作品里有大地間的神秘和詩一般的美。他的用色完全不象其他抽象畫家那樣絢麗響亮,但他的低調用色所傳達的神秘感,依然強烈。(道.納哈斯Dominique Nahas)

作品欣賞

1 大浴女 (16-6) 99X99 CM  2016

狗 03 68X68CM  2018 

馬的傳說  211×273CM  2019

馬的傳說 (17-15) 69X138CM  2017

牛的故事  165×213.5CM  2019年

牛的故事: 思想者(18-1)180X99CM   2018 

思索者 (18500)69X45CM 彩墨紙本 2018

犇 (18510)69X69CM  2017

天鵝湖   68×68CM  2019

天鵝湖   68×68CM   2019

天鵝湖   68×136CM  2019 

"異者藝也“——大澤人新作展
SEO综合查询_SEO优化查询_站长SEO批量查询_网站排名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