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藝術除了被抄襲,還會遭遇什么... ...

第 3 期

換一種輕松的方式看藝術

來源:藝術中國

藝術除了被抄襲,還會遭遇什么... ...

這段時間國內某藝術大師的“抄襲風波”正鬧得沸沸揚揚,在為被抄襲的比利時藝術家Christian Silvain忿忿不平時,讓我們暫且將目光移至藝術品本身。

藝術品誕生于藝術家之手,從誕生那一刻起便注定了其被人欣賞的使命。

其中好的藝術品人們會爭相膜拜、趨之若鶩。

有人會使盡渾身解數,只為求得一幅名家名作。

明代著名藝術家唐寅就曾屢屢被好友求畫無奈只能勉強創作,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使用寫實拍攝手法真實還原了這一幕。

而名家名作不光有藝術價值,其巨大的經濟價值也明明白白的擺在那里。

尤其是一線藝術家的一線名作,可謂價值連城。

這樣的天價之寶,就明明白白的掛在某個美術館、博物館,一個任何人都知道的地方...一個任何人買張票就能站在它前面的地方......

電影《縱橫四海》截圖。墻上作品為莫迪里阿尼(Amedeo Modigliani)的《讓娜?海布特畫像》。

那么接下來就讓我們盤點一下:藝術品除了被抄襲,還會遭遇哪些事情。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可是,誰說不怕偷的......

【盜竊 】

讓我們閉上眼睛想一下,(不閉眼也可以):

有哪幾件藝術品可以被稱作世界頂級藝術品。

無論你的List里都有誰,但必定有一個位子是會留給它的:

享受萬人敬仰的《蒙娜麗莎》。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經站在盧浮宮這幅名畫之前欣賞過它,

小編也曾在電腦前欣賞過它,

透過人身人海的參觀人群,不知道您是否曾這樣想過:

這樣的頂級藝術品,應該不可能會被偷走吧?

這樣的頂級藝術品必然會配備頂級安保的

但是...還真被偷過......(小伙伴們期待的轉折)

而且盜竊的過程和動機還十分令人無語......(小伙伴們搬凳子過來聽)

小伙伴們聽小編詳細講解

1911年8月21日,一位移民法國的意大利人文森佐?佩魯賈化名為“雷昂納多”,在盧浮宮的一個用來放畫架和畫布的壁龕里躲了一天后,在兩名幫手的協助下,取下名畫《蒙娜麗莎》,藏到衣服里,在他走出盧浮宮前,還與工作人員擦肩而過......兩年間,這位竊賊將名畫掛在了廚房...直到其出售時,才被警方接到報警后抓獲,名畫順利從意大利回到法國。

當時的報道鋪天蓋地,盧浮宮的領導們壓力巨大。

據了解,盜賊表示自己偷畫是愛國行為,因為“《蒙娜麗莎》本來就該屬于意大利的”。但是警方隨后調查出其與同伙已經偽造了6幅假《蒙娜麗莎》準備找買家出售,而盜竊行為僅僅是為了增加贗品畫作售出時“真實性”......因為真品如果一直在盧浮宮掛著的話,他手里的《蒙娜麗莎》是沒有理由售出的。

盜賊靚照以及行竊圖解

《蒙娜麗莎》回歸法國,盧浮宮的領導們手持拐棍以震懾壞人...(^_^)

另外,據說盜賊服刑后回國,在機場享受了民族英雄般的萬人接待......

當然,這樣讓人無語的盜竊名畫事件,也只能發生在100年前...當時的監控、偵查技術手段還都非常落后,到處都是指紋但卻也無濟于事。現如今,相信如果有哪個國際大盜吃早飯時突然想起了這幅名畫...估計也搖頭嘆氣笑一笑,繼續低頭吃小籠包喝豆漿吧?

別說世界名畫,現如今大部分藝術展在安全防護方面都做得非常細致了。

小編好像聽到了哪來的打臉聲...

呃...看來也不是都細致......當然也和觀展素質有關。

事實上,除了《蒙娜麗莎》那樣的超級IP,其它藝術作品的安保處境仍然不甚理想:

比如意大利曾經失竊過一幅價值400萬美元的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的畫作,竊賊是用釣魚線用天窗上垂下將名畫勾走的......

委內瑞拉失竊過三幅馬蒂斯畫作,竊賊半夜帶著三幅贗品偷偷潛入了美術館,拿走名畫掛好贗品,過了倆月才有人發現異常......

對,就是那么簡單......我們在電影里看到的盜賊做的各種準備功課比如研究圖紙、精密道具、收買內鬼、健身強體等等,都沒有...而電影里美術館的重重機關、紅外線探測器、重力聲音感應器、密碼、熱感應探測器...也都沒有出現。

我想替藝術品們說一句:你們拿我們當人嗎?!!錯了,當藝術品嗎!!

美術館這是純粹拿藝術品當掛歷啊......

將名畫帶出博物館真的就那么簡單嗎?!

就是辣么簡單...(電影《憨豆先生的大災難》里“美術史家”憨豆先生使用桌布順走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名作《Whistler's Mother》。)

1999年12月31日,英國人正在歡天喜地迎接慶祝千禧年的到來。一位竊賊在漫天煙花的浪漫夜空下從天窗潛入牛津艾希莫林博物館,偷走了一幅塞尚的《瓦茲河畔歐韋的風景》,價值300萬美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幅畫附近有幾幅更加值錢的名作竊賊卻沒有下手,這是為什么呢?警方分析說這是專業竊賊干的,一般是雇傭竊賊的買家指定要塞尚那幅畫的。

塞尚《瓦茲河畔歐韋的風景》

1969年10月,兩名盜賊進入意大利巴勒莫一家教堂,偷走了懸掛在教堂內的卡拉瓦喬價值2000萬美元的名畫《圣方濟各、圣勞倫斯與耶穌誕生》,為了方便起見,他們用界紙刀直接把畫切出來,棄畫框而去。名畫丟失了近30年如石沉大海......

卡拉瓦喬名作《圣方濟各、圣勞倫斯與耶穌誕生》創作于1608年,當時藝術家是一邊逃亡一邊畫的。

2003年12月7日凌晨,兩名盜賊通過翻墻爬屋頂等方式潛入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偷走了梵高的兩幅名畫《斯海弗寧恩海灘》和《離開尼厄嫩教堂》,總價8000萬英鎊(約合7億元人民幣)......這件事轟動了整個荷蘭乃至全世界。

監控顯示盜賊爬上屋頂,之后順著繩子滑到地上

所幸荷蘭警方不久即抓獲兩名嫌疑人,據警方審訊結果:盜賊用一根長繩和一個梯子就輕松盜走了兩幅畫作,整個過程不到4分鐘時間。盜賊奧克塔夫和同謀亨克得手后卻遲遲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卻無法通過正常的渠道將名畫賣出去......后來通過非法渠道兩幅名畫售出,名畫下落便石沉大海。通過持續十多年的調查追蹤,兩幅名作終于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找到,并重返梵高博物館。

名畫找回后領導們喜怒不形于色

這樣讓人無奈又無語的盜竊藝術品的案例太多太多了。

2004年8月22日,愛德華?蒙克的《吶喊》與《圣母》在位于奧斯陸的愛德華蒙克博物館被劫走......所幸之后被警方追回。據了解,挪威臥底警探與竊賊街頭洽購,最終以75萬美元成交,而這幅作品的實際價格高達7500萬美元。因為盜賊得手后往往會急于脫手,越知名的藝術品越難賣出,所以最終賣價也只是正規市場價的零頭。

這就是“吶喊”的原因......

讓我們來看一個更慘的:

倫勃朗的《雅各布三世》有一個“外號”叫“外帶倫勃朗”......為什么叫這個名字?因為其在1966到1983年間被偷了4次......

倫勃朗的《雅各布三世》,畫面中的雅各布三世先生神情復雜欲言又止,仿佛欲向世人控訴自己的無奈......

唉...就此打住吧......這樣繼續說下去太多太多了。大家看看下面的數據就知道了:

根據藝術品流失登記組織ALR的數據,全世界登記的被盜藝術品有35萬件之多。

35萬是什么概念......也就是假如小編以每天偷一件的超高效率行竊,那么夠小編偷900年的......

美國記者愛德華多米尼克在《是名畫總會被偷的》一書中提出:隨著藝術品價格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日益飛漲,藝術品犯罪也在這個時期走向猖獗。“從罪犯的立場看來,一幅舉世聞名的繪畫就是一張裝了框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現金支票,毫無防衛地掛在了墻上。”

電影《偷龍轉鳳》片段

英國國家肖像館負責人桑迪?納爾尼稱:被盜藝術品和古董每年在國際市場上的交易總值達50億美元。在法國,它被視為第四大最有利可圖的犯罪活動。

其實除了盜竊,藝術品還會遭遇更加刺激的場面。

總體來說歐洲國家的藝術竊賊們還是比較心軟的,盜竊手法本身就是“以和為貴”,以避免產生正面沖突為前提;對比之下,牛仔之風橫行的美國則要簡單粗暴得多:

【搶劫 】

游戲《荒野大鏢客2》畫面

在美國費城羅丹美術館曾經發生一起失竊案,劫匪偽裝成藝術系學生進館參觀,然后突然拔槍控制住警衛,搶走了羅丹的《斷臂人的頭像》......

而在1990年3月8日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當時整個波士頓正忙于慶祝圣?帕特里克節,伊莎貝拉?斯圖爾特?加德納美術館發生了震驚世界的藝術品劫案:兩名劫匪偽裝成警察騙保安開門后持槍搶劫,在這次搶劫中美術館共損失了拉斐爾、倫勃朗、馬奈等藝術大師的12幅傳世之作,總價值超過5億美元......這次案件是歷史上金額最大的藝術品搶劫案件,而且所有被盜的藝術品沒有被保險。然而,就算警方隨后懸賞500萬美元緝兇,神秘的盜賊卻一直逍遙法外。

大師們在天之靈看到這一切都默默地流下了滾燙的熱淚。

加德納美術館藝術品劫案

我想替藝術品們說一句:我可以自己雇保安么......

為了防止被盜搶,藝術名作中的主人公們不得不紛紛開始武裝自己。

唉...說到這里小編不得不再次停下來......畢竟負能量開始有點多了啊。

雖說有的藝術品被盜搶后追回了,

但同時還有那么多沒追回的啊!!

所以小編需要一些正能量的東西來填充,讓我們來說點陽光的!

讓人能高興起來的!!

【偶得 】

您,是否幻想過路邊撿到巨款的場面。

或者買彩票中大獎的場面。

在您幻想的同時,

有些人已經實現了......

2014年的某一天,法國圖盧茲的一位居民要修理自家煙囪,于是爬到了閣樓里,此時此刻,他看到了一幅卡拉瓦喬的油畫。

!!!! !!! !!!!!!!! !! !!!!!! ! !!!

在自家閣樓撿了一幅畫!!! !!! !!! !!! !!!

還是卡拉瓦喬啊同志們!!! !!! !!!

古典繪畫鑒定專家Eric Turquin(左)及拍賣師Marc Labarbe (右 )站在卡拉瓦喬名畫《朱迪斯與赫羅弗尼斯》前,圖片來自于Cabinet Turquin。

為什么人家就能在閣樓里撿到卡拉瓦喬?!!!而我卻連一小片報紙都撿不到?!!!!!!

難道僅僅是因為我家沒有閣樓么!

卡拉瓦喬就是在這個閣樓里被發現的,同志們請一定要下載保存好這張圖,以后家里就按照這個方式裝修,會走發財運!

最終,這幅傳奇巨作在英國倫敦做了展覽,而且拍賣估價在一億歐元(約合人民幣7.5億元)至一億五千萬歐元(約合人民幣11.3億元)之間。

真是幸福從天降...不,卡拉瓦喬從天降啊......(此時小編又開始幻想那么多錢該怎么花...)

讓我們再看一個藝術家從天降的故事。

這次不是降落在閣樓里,而是火車上。

阿扎雅(Ben Azarya)是一名稀松平常的14歲的英國男孩,2014年稀松平常的一天,他正稀松平常的坐在一列稀松平常的火車上。

此時,他身旁出現一位40來歲的大叔,大叔正在跟別人通電話,一邊打電話一邊想打開背包拿紙筆記東西,結果背包里的一些顏料掉在了地上。

阿扎雅是個懂事的乖孩子,趕緊上前幫忙給撿了起來,此時他還注意到大叔背包里有防毒面具和一些噴漆罐。

此時大叔拿出一張畫,在畫上迅速簽上姓名和一個號碼,送給阿扎雅作為答謝禮物并祝他一帆風順。阿扎雅很懂事沒有收,說這是我應該做噠~!大叔說這幅畫值2萬英鎊。

......

這位大叔叫班克斯。

天上掉下個班克斯。

阿扎雅回家打開電腦搜索畫上的簽名,才知道誰是班克斯。

阿扎雅手持2萬英鎊笑而不語

小編也沒少坐火車。

但從來沒遇見過班克斯。

如果班克斯愿意出現在小編乘坐的車廂里并送畫,小編愿意給他報銷來回車票。

由于班克斯從未在公眾面前露面,人們一直對他的外貌議論紛紛。阿扎雅將其描述為一名近50歲的白人男子,金發碧眼,身著破舊的夾克衫以及沾有顏料的牛仔褲,頭戴一頂黑色毛帽,看起來飽經風霜。

后來,阿扎雅及其母親簡Jan同倫敦寶龍拍賣行取得了聯系,拍賣行建議他們對畫作做一次真偽鑒定,如果這份畫作是班克斯真跡,阿扎雅表示他會將其出售:“我并不覺得將畫作賣掉有何不妥。我可能會用1000英鎊(約合人民幣9372元)買部新手機,然后把剩下的錢存起來。” 

小編總覺得阿扎雅買手機主要是想玩攝影。

好吧......

大家給看一看、評評理:

憑什么人家爬個閣樓、坐個火車都能撿到錢。

小編為什么就不能?差在哪兒了。

......算了,好像負能量再次占領高地了。

好了,回到小編開頭所說的,藝術品除了被抄襲,還會經歷被盜竊、搶劫、偶得...當然還有更多更多,比如捐贈等,但因為時間篇幅有限(其實主要小編知識能力有限),所以只盤點了三個方面。在第三個方面小編巧妙的正能量了一把,以免整篇文章太過于基調陰暗......

而且,在最后,小編必須要聲明一點:

邪不壓正。

塞爾維亞特警正在看守在武裝搶劫案中失而復得的塞尚名畫《穿紅背心的男孩》。

由于藝術品的天價經濟價值所在,總是能吸引全世界盜賊們蠢蠢欲動。面對日益猖獗的藝術品盜搶案件,很多國家紛紛組建了藝術調查組。比如意大利有300人的藝術案件調查組,法國的藝術調查人員超過30個,西班牙有兩個調查組,而美國也于2005年成立了第一支藝術犯罪組。

聯邦調查局參與藝術品盜搶案件調查

藝術品本身包含的美學價值、歷史價值、文化價值都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一旦流失,造成的不僅是巨大的經濟損失,還包括藝術品所承載的那段歷史記憶和文化的遺失。

所以不管是作為參觀者還是保存者,都有著保護藝術品的義務和責任。

所以,藝術品除了被抄襲、被盜竊、搶劫、偶得......等等之外,還有一種狀況遠遠凌駕于其它狀況之上。那就是被“保護”。

“保護”高于一切,同時又任重而道遠。(作者:蘭紅超,圖片來源于網絡。)


藝趣 >

推 薦

SEO综合查询_SEO优化查询_站长SEO批量查询_网站排名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