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7家博物館、36位畫家:到北京畫院看明清藝術家筆下的人物風神

7家博物館、36位畫家:到北京畫院看明清藝術家筆下的人物風神

時間:   2019-11-13 14:56:00    |   來源:    藝術中國


吳偉 《太極圖》 138.6 cm×81 cm 絹本墨筆 軸 明 故宮博物院藏

七家文博機構的精品典藏,三十六位畫家的筆情墨趣,為您呈現明清人物畫的寫意風神。你心心念念的“中國古代書畫研究系列展”登場!

2019年10月25日,繼“越無人識越安閑——齊白石筆下的人物神情”之后,北京畫院攜手故宮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館、廣東省博物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天津博物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廣州藝術博物院等七家文博機構,合力打造“吮毫描來影欲飛:明清寫意人物畫的象與神”。這是“中國古代書畫研究系列”的第六場專題展。展覽從寫意角度入手,旨在尋找中國繪畫綿延千載的內在精神,并以此為當前的人物畫創作提供借鑒與思考。

“吮毫描來影欲飛”,源自本次展覽中羅聘所繪《丁敬像》的一首題詩。“古極龍泓像,描來影欲飛”將寫意人物的氣質與神姿描述地入木三分。此次展覽為了向觀眾清晰、全面地展示明清寫意人物畫的面貌,特別向各大博物館與美術館商借到諸多名家精品:徐渭的墨趣橫生、文徵明的淺淡用筆、戴進的頓挫有力、陳洪綬的高古奇駭……將在這里一一呈現。

尋找中國繪畫內在的寫意精神

中國繪畫貴在“尚意”。北宋韓拙在其著作《山水純全集》中曾言:“夫畫者,筆也,而所運在心。”可見,寫意不僅僅是以書入畫的瀟灑,是墨色淋漓的浩蕩,也是繪者主觀精神的寫照,是胸中逸氣的抒發。為此,展覽沒有局限于技法層面的“寫”,同時著眼于畫者內在精神的“意”,力求找尋現今那似乎遺失的寫意精神,找尋中國人自有的審美體系。

中國人物畫創作,幾經變革與省思,引發了畫家從“以形寫神,意存筆先”到“意筆草草,神完氣足”的轉變。寫意人物畫,萌芽于魏晉,發展于唐宋,高峰在蒙元,延續至明清。或以書風入畫,或以變形入畫;或以禪味入畫;或以世俗入畫……名家紛呈、意態萬千。

此次展覽以風格流派為研究視角,系統梳理了中國人物畫中的“寫意”精神。通過“筆端萬象自傳真——意態紛呈”、“畫里形骸呈奇態——院體浙派”、“貌體古怪迥常類——揚州畫派”、“點睛取神宜高遠——海上畫派”四個板塊,勾勒出明清寫意人物畫的發展脈絡,在似與不似之間生滿紙氣韻。 

驢背吟詩圖 徐渭  112.2cm×30cm 明 故宮博物院藏

長于“潑墨大寫意花鳥”的徐渭,其人物畫作品實屬罕見。這幅是難得的人物畫佳作,描繪了詩翁在驢背上吟詩的場景。宋代孫光憲的《北夢瑣言》曾記載,唐時有人問詩人鄭棨近來是否寫了新詩?鄭棨回答:“詩思在灞橋風雪中的驢子上,此處何以得之?”詩人騎驢尋詩覓句,亦是畫家們喜愛的繪畫題材。

徐渭是明代著名的文學家、書畫家、軍事家。他的畫雖妙在“墨”,卻意在“戲”。其筆下亦真亦幻、酣暢淋漓的“墨戲”乃是其自身戲劇化人生的心靈哀歌。徐渭幼年境遇顛沛坎坷,聰穎敏捷,才名早揚,卻在科舉道路上屢屢不就。嘉靖三十七年,浙閩總督胡宗憲欽慕他的才識,將其招為幕僚。不久,胡宗憲被構陷而入獄。徐渭因恐懼自殺多次未遂,繼而發瘋。在一次狂病發作中,失手殺妻而入獄。后經友人援助,得以獲釋。然而,他的人生狀況發生了改變,內心絕望充滿了幻滅感。就是在這樣的境遇下,徐渭寄情于書畫,借繪畫嘆“失路”之身世,抒胸中之“憂生”。

呈現寫意人物繪畫的多元圖景

明清時期,商業貿易繁榮與文人畫觀念復興。畫家之眾多,畫派之叢起,畫法之革新,呈現出異彩紛呈的繁榮景象。文徵明,以淺淺之筆,將平淡的美學趣味與活潑的生命精神發揮到極致。看似云淡風輕,實則在物與我、古與今之間,感悟人生。陳洪綬,追求高古奇駭。看似夸張變形,實則在怪誕與迂拙中,注入生命的力量。改琦、費丹旭,以仕女畫見長,造型纖細、敷色清雅,將古代深閨女子的秀潤素淡、柔弱婀娜展現地活脫自然,對現代人物畫與民間年畫影響深遠。浙派畫家,遠承南宋院體馬遠、夏圭的勁健畫風,同時汲取元代文人畫率性的寫意技法,畫面瀟灑而富有逸趣。揚州畫派,打破了傳統文人畫的含蓄蘊藉和孤芳自賞,變得清新活潑而貼近生活。既能貼近市民文化而不失高雅,又可自抒胸意而雅俗共賞,大大拓展了寫意人物的繪畫題材與表現語言。海上畫派,繼承了揚州畫派抒發個性,取材生活的繪畫傳統,更上溯至石濤、徐渭、八大直至兩宋的寫意精神,同時融合了民間趣味、金石氣息與西畫語言。在傳統與現代、雅與俗、中與西的多元維度交織中,實現了中國古典繪畫向現代繪畫的轉型。

老子像 文徵明 57cm×28cm 明 廣東省博物館藏

《老子像》為“吳門”畫家文徵明的經典之作。該像以淺淡的墨線勾描,人物呈側面站立,身著道服,衣帶飄舉,雙手掬于胸前,神情溫潤恬靜,儼然是一幅超然的智者面容。令我們仿佛看到了《史記?老子韓非列傳》記載的老子形象,“黃色美眉,長耳大目,廣額疏齒……”此圖作于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文徵明時已屆杖朝之年,他在以精細之筆寫人物細微神情的同時,兼以蠅頭小楷抄錄《老子列傳》于畫面上端,筆致細勁干練。可見其年事雖高,而書、畫更臻練達之境。

文徵明生平曾多次畫老子像,這應與蘇州玄妙觀存有一定的關聯。玄妙觀是蘇州古城區一座道觀,始建于西晉咸寧二年。三清殿的老子像碑是一塊復刻名畫碑,畫像由“畫圣”吳道子所作。相關文獻記載,文徵明不止一次游玄妙觀、賞燈會、作詩,他對三清殿內老子像應當非常熟悉。因此,老子成為文徵明時常表現的繪畫題材也就不足為奇。

打造北京畫院人物畫專題年

北京畫院自2017年開始,結合“齊白石藝術系列”與“中國古代書畫研究系列”兩大品牌展覽,合力打造學術專題年。從2017年齊白石與何紹基的湖湘書脈傳承,到2018年齊白石與明清繪畫的山水情緣,再到如今齊白石與古代人物的寫意精神,追溯齊白石藝術的營養來源,思考古代繪畫向近現代的發展演變。力圖通過一個個專題,向觀眾呈現更深刻的藝術演進脈絡。

為了使觀眾能夠站在更宏觀的角度來思考明清寫意人物畫的藝術成因與面貌特征。展覽特別以多媒體的形式,從縱橫兩個方面,將其置入中國繪畫與世界繪畫的圖史中。梳理了歷代寫意人物畫的發展脈絡,并對比了同一歷史維度下西方人物畫的風格面貌。

仕女圖 費丹旭 111cm×34cm 清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費丹旭筆下的仕女在清代享譽畫壇,與改琦并稱“改費”。這件作品以細筆勾勒人物形貌,著墨柔淡清雅。畫中女子手執紈扇,背影婀娜,令人浮想聯翩。

齊白石早年筆下的仕女深受改琦、費丹旭的影響,其典型特征為:鵝蛋臉、細長眼、櫻桃小口、削肩細腰,反映了當時注重女性凄婉柔媚的審美旨趣。有趣的是,北京畫院藏齊白石的《執扇仕女圖》與費丹旭的《仕女圖》極為相仿。且在圖中題跋處,講述了自己與王夢白的一場藝術較量。上個世紀30年代,北京畫壇人才濟濟。齊白石與王夢白同在北平國立藝專授課,畫名不分伯仲。王夢白自恃畫技高超,瞧不起木匠出身的齊白石。一次關蔚山拿來王夢白所繪的《執扇仕女圖》請齊白石臨摹,齊白石依圖而作,并題“知者得見王與予二幅,自知誰是誰非”,何等自信,溢于言表。

展覽將持續至2019年12月15日。文/王亞楠、吳佼姣

陳洪綬 《右軍籠鵝圖》 109.5cm×50.5cm 絹本設色 軸 明 廣東省博物館藏

高其佩 《洛神圖》 134.5cm×62.5cm 紙本設色 軸  清崇德三年 廣州藝術博物院藏

黃慎《風塵三俠圖》 105cm×50.5cm 紙本設色 軸  清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金農《醉鐘馗圖》 125.1cm×50cm 紙本墨筆 軸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 浙江博物館藏

羅聘 《達摩圖》 51cm×24.5cm 紙本墨筆 軸 清 天津博物館藏

羅聘 《丁敬像》 108.1 cm×60.7 cm 紙本設色 軸 清 浙江省博物館藏

任頤 《何以誠肖像》 102cm×45cm 紙本設色 軸  清光緒三年(1877)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任頤《橫云山民行乞圖》 147cm×42cm 紙本設色 軸 清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7家博物館、36位畫家:到北京畫院看明清藝術家筆下的人物風神
SEO综合查询_SEO优化查询_站长SEO批量查询_网站排名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